蓝梦rimon

乐吹 我爱死他了
文风放飞自我

这个月填完万圣之后要停笔很长很长很长很长时间


发文?发个屁:)

难得写个车碰上严打扫黄

服了

通通删掉


【all乐】听说今天万圣节(1)

私设ooc大量预警

Happy Halloween~
 (我超佩服自己的拖延癌)

——

“笃笃。”红棕色实木的门板前,背后张着一对小翅膀,仿佛在cosplay的少年端着托盘,伸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内传来一声低沉沙哑的“进来”,少年似乎猜到了什么,微红了脸,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远?”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的男人捧着毛巾从一边的洗漱间出来,酒红色细长的辫子垂过了挺翘的臀部。纵使看了再多次,被唤作小远的少年还是会红脸。

“哎。那个……玛门大人让我把两位大人的万圣礼装送来。”邹远举了举手里的托盘。张佳乐恍然,点点头刚想说话,就感觉到自己腰上多了一只手。

“放在桌子上吧。辛苦了,你可以走了。”洗漱间里又走出来一个男人。干练的黑色短发,精壮的肌肉,比张佳乐高上些许的身高,看清来人,邹远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乐乐怎么又在他房里过夜?

但作为后辈的他并不好说什么,点点头放下衣服便退出了房间。

张佳乐看着门重新合上,才“啪”的拍掉韩文清搭在他腰上并且开始不安分起来的手,“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啊!今晚还有很多事,能别折腾我了吗?昨晚都那样了,你还没满足啊?”

韩文清抿了抿唇,心说你也知道这已经是隔天了,却还是乖乖的放下了手,转身又进了洗漱间,“我再冲个澡。”

“去吧。”张佳乐推了一把韩文清,顺便摸了一把他的屁股,接着装作没事人一样去拿起刚送来的衣服就准备穿上。

韩文清一个激灵,眼睛里几乎燃起一团火,刚想发作却又硬生生忍下来,只好加快脚步冲进淋浴间。

殊不知刚披上衬衣的张佳乐脸上也已红了一片。几乎是在韩文清迈进洗漱间的同时,一对黑色的有些残缺的翅膀倏地在张佳乐背后展开,尾椎骨的位置也冒出一条细长的黑色尾巴来。

就算已经转生一年了,这个血脉的习惯……他还是习惯不来啊。

——【转生】。

是的,转生。就在一年前,张佳乐经过转生的禁术,从一个“普通”的人类,转生成为了一个恶魔,并且成为了冥界的第四位恶魔公爵。

恶魔公爵是人间界的叫法,在冥界里的原本称呼是——撒旦。

在张佳乐转生之前,撒旦们在经历与天界、人界的长时间大战后,已从满员十二位锐减至仅剩两位。张佳乐转生成为第三位之后,又有一位大恶魔成功蜕变,晋级为撒旦,于是冥界才有了现在的四位撒旦总领全局。

第一位,韩文清,真名为路西法,代表邪灵为邪恶,但是本人作风可以称得上是正派且义气,或许是早年晋级为撒旦前,身为不死者的时候的经历留下的结果。某人类最强的魔法师就曾数次在战斗中嘲讽韩文清不像个恶魔。

第二位,张新杰,真名为玛门,代表邪灵为贪婪,但是本人作风极度自律,让不少天界的修士都自愧不如。

第四位,林敬言,真名为巴尔,代表邪灵为残暴,但是本人作风和蔼可亲,说话做事都慢条斯理,脸上还架着一副眼镜,被下级恶魔们评价为“最亲近的撒旦大人”。

而其中的第三位,就是张佳乐了。真名为阿斯莫德,代表邪灵为色欲,但是本人性格虽然逐渐的被血脉所改变,但原本实际上连开放都称不上,说保守害羞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的,我们冥界的撒旦大人们就是这么奇怪,但是就是这么一群奇怪的撒旦,在短短一年内将在三界大战中损失惨重的冥界复兴了起来。若说一年前的状况,仿佛只要天界继续猛力进攻一段,冥界就将不复存在的话,那么现在的状况,可以称得上是可以和天界有一拼之力了!

不过,也没有拼的必要。

因为,在某位人缘极好的撒旦大人的努力交涉之下,天、人、冥三界已经到了商谈和平条约的最后步骤。若是一切顺利,就在今年的万圣会议上,三界各势力都将派来代表,正式签署和平条约。

是的,今年的万圣会议,也就是——明天。

作为会议的预热,同时,冥界作为这次会议的承办方,将在今晚的万圣夜,于阿斯莫德领举行一场盛大的舞会。

也就是——在张佳乐家开party。


 穿上西裤,简单的披上衬衫,张佳乐一只手抱起剩下的衣服,一只手快速的施了个魔法,幻化出一张字条。把字条一扔,脚下就绽开了一个精密复杂的魔法阵。

魔法阵旋转半圈,蓦然定住,瞬间张佳乐的身影就在房间消失,只留下一张慢慢从半空飘落的字条。

半晌,韩文清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捡起字条,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放下了,仿佛猜到了内容是什么一样。

要走便走好了,急什么急,字条都不放好。心下无奈的想着,手上却仍是拿过一个杯子把字条压住,简直像是怕这小小的魔法被吹走一样。

张佳乐刚一回房,就碰上了意料之外的客人。

“大眼儿?你什么时候来的?”张佳乐放下手里有些沉的礼装,端起桌上的茶壶开始给这位比主人还早到房间的贵客沏茶。

“没多久,也就刚到。”王杰希撒谎脸不红心不跳,边上高英杰低着头心里直犯嘀咕,您都等了四个小时了还叫刚到?

“那就好。”装好茶叶,倒入冷水,接着把手放上茶壶,数秒之后,冷水已成开水。倒过第一遍茶,张佳乐重新拿了个杯子倒上冷水,这次却是先热了水再倒进茶壶。

一番操作过后,张佳乐斟满两杯茶推到王杰希喝高英杰面前,又给自己斟了起来。

“昨晚被谁睡的?”王杰希抿了一口微苦的茶水,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高英杰险些一口烫着舌头,张佳乐更是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你你你你说什么呢!”

王杰希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没听清?”

“听清了!”张佳乐音量都拔高了起来,“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得出我被睡了的结论的!”

“这还用问?”王杰希又抿了一口茶,“你都转生一年了,代表的又是这个性质,多久会有一次反应我早就一清二楚了,据我所知这一周大家应该都忙的没空找你。所以,是路西法还是玛门?或者是巴尔?”

张佳乐憋红了一张小脸,才吐出三个字,“韩文清。”

王杰希长长叹出一口气,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一边的高英杰也忙不迭跟着站起来。张佳乐见状连忙问,“哎哎哎你干什么?”

王杰希转身往窗口走去,拿起架在窗台上的扫把,转头道,“回去准备一下今晚和路西法‘谈判’的内容。”

“别呀,有啥事儿要谈你也是和我谈啊,大魔法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是负责外交的。”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放下转过身,接近张佳乐两步,高英杰见势不妙,连忙骑上扫把就飞到了窗外。

似乎知道“碍事”的小徒弟已经自动撤离,王杰希又迈了两步,几乎和张佳乐贴在一起,“那么,现在妖怪一族的负责人不太高兴,请问冥界外交大使张佳乐大人要怎么办?”

张佳乐嘿嘿一笑,遵从身体的指引,双手搂上了王杰希的腰,“客气了大魔法使,自然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咯。”

张佳乐说这话的表情怎么看怎么符合他代表的邪灵,在王杰希看来却可以说是巧笑嫣然,于是当机立断,一低头便吻上了张佳乐的双唇。

唇舌交错,气温陡升。半晌,高英杰听着屋里没了动静,小心翼翼的探头瞧了一眼。

这一眼可差点把他亮瞎。

张佳乐已经坐在了刚刚喝茶的小圆桌上,双腿挂到了王杰希的腰臀上,双手搂着王杰希的脖子。而王杰希更是过分,一只手圈着张佳乐的腰,另一只手已经按在张佳乐暴露在空气中的胸膛上,还在不安分的动作着。

高英杰连忙红着脸往外又飞了几米。却忍不住回忆起被吻的神色迷离脸色潮红的张佳乐,还有他没穿好衬衫所露出的胸膛和马甲线,一时之间,头顶都仿佛要飘起蒸汽了。

等数分钟后王杰希满面春光的从窗户飞出来的时候,高英杰总算也调整好了状态。偷偷瞟了几眼老师,看着虽然衣服稍有点乱,但显然是没有脱过的,高英杰不禁安了安心。好在今天没有让他听到正事的墙角。

他怕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憧憬的前辈和对他有恩的老师啊……

说起来,王杰希和张佳乐也算是颇有渊源。

王杰希和张佳乐一样,原本也只是人类,通过禁术才改变了种族。区别只在于张佳乐转生成了恶魔,而王杰希成为了魔法使。

而即使是在转生之前,王杰希也是一位拥有者极其强大的实力的魔法师。可以说,王杰希是由职业为魔法师的人类,转生作了种族为魔法使的妖怪。除了寿命变长以外,和以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王杰希转生的原因也与张佳乐有着极大的关联。当年人类魔法师每年都会举办比赛,选出实力最高强的一位担任人界整个魔法师势力的负责人。魔法师内部也有小的势力分支,哪家的首席魔法师赢得了比赛,那么一整家都将获得极大的荣誉。

张佳乐当年也是一位极其优秀的魔法师。但是不巧,三次打入决赛,两次输在了王杰希手上。第三次痛失胜利之后,张佳乐极度绝望之下选择了通过转生成为恶魔。直到现在,曾由张佳乐带领的势力的魔法师仍旧都恨着他,只有邹远一意孤行的跟着他,甚至同样转了生。

至于另一位打败了张佳乐的魔法师,现在已经是公认的人类最强战力,被称为“第一魔法师”,许多异人种族的族长或许都赢不过他。

总之,钢铁‘直男’王杰希在两次全力全开,把张佳乐打到心理崩溃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痛定思痛之下,决定放弃势力,转生成妖怪,以求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长久的陪伴着心上人。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现在,刚从王杰希的深吻里缓过劲来的张佳乐,

又迎来了新的状况。

 

tbc

听说今天万圣节

试图在cpp完成认证

cp23申摊过了的话就肝个all乐本出来8

http://www.allcpp.cn/u/111085.do

(是认证要发的主页网址)

突然变小我可能要很久之后才会写
这个梗被用太多了
有点没想法
八月会把两篇生贺补上
然后尽可能写个别的短篇
over

【词改】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燃烧我的卡路里!!!
建议搭配原曲欣赏
(dbq我又双叒叕划水了)
(等开学拿电脑做个手书吧)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多掉一滴血 都要说声对不起
魔镜魔镜看看我 我的冠军在哪里
冠军 我要冠军 我要变成第一名
荣耀 荣耀!
我要变成第一名
荣耀 荣耀!
为了变成好队长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跟队拿冠军 早起锻炼交手机
天赐天赋难自弃 可惜总是赢不到底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我的目的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拜拜 爆炎弹 冰弹手雷穿甲弹
银弹地雷僵直弹
打爆敌人别客气
拜拜 新手机 戒掉微博戒微信
战队外卖打游戏
不怕电脑伤视力
来来 快早起 扎上辫子红黑T
晨跑拳击仰卧起
冰可乐里泡枸杞
来来 深呼吸 午休加训来几局
跳跃受身手榴弹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变成好队长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跟队拿冠军 早起锻炼交手机
天赐天赋难自弃 可惜总是赢不到底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第一名
wow~~~~~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拿冠军冠军
拿冠军我的目的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拜拜 爆炎弹 冰弹手雷穿甲弹
银弹地雷僵直弹
打爆敌人别客气
拜拜 新手机 戒掉微博戒微信
战队外卖打游戏
不怕电脑伤视力
来来 快早起 扎上辫子红黑T
晨跑拳击仰卧起 冰可乐里泡枸杞
来来 深呼吸 午休加训来几局
跳跃受身手榴弹 不达目的不放弃

(rap)
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妈妈说
网游打的再好也通通 没有用
直到亲爱的搭档的手都打不了游戏了
原来打得了 赢不了 更痛苦
希望 技能 不耗蓝的
决赛 是能赢的
不如跟着节奏没在怕的 努努力
别让单挑擂台团体赛 淘汰你
不达目的不放弃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拜拜 爆炎弹 冰弹手雷穿甲弹
银弹地雷僵直弹
打爆敌人别客气
拜拜 新手机 戒掉微博戒微信
战队外卖打游戏
不怕电脑伤视力
来来 快早起 扎上辫子红黑T
晨跑拳击仰卧起 冰可乐里泡枸杞
来来 深呼吸 午休加训来几局
跳跃受身手榴弹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不放弃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不放弃
燃烧我的百花光影
我要变成世界冠军!

【黄乐】人如其姓名

黄少天18岁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蓝雨青训营,宿舍内。

 

明明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分,黄少天却仍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住一间房的少年已经回家去过夏休期了,房间里黄少天清浅缓慢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窗帘没有拉上,阳光照的空气都闪闪发光,空调的低温让阳光直射的床铺也感受不到多少暖意。

 

拜托了熟识的队员才溜进宿舍的张佳乐叹了一口气,这熊孩子,又熬夜打游戏,把空调温度开这么低,还不好好盖被子,一点都不担心感冒的。

 

到了今天可就18岁了,什么时候才能会照顾自己啊?张佳乐又叹了口气,连按几下遥控器,直到空调上的示数从20变成26才停手。把被子的一角搭在黄少天的肚子上,张佳乐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干脆坐在床铺上等着熬夜的少年睡醒。

 

通过关联的qq登陆黄少天的账号,轻车熟路的检查起这人的消息记录。好家伙,到三点半还在发说说,当真是年轻不怕伤身体啊。

 

罢了罢了,习惯就好。

 

切回自己的账号,在战队群里扯了好一会皮,床上的少年才悠悠醒转。

 

“乐乐?”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是乐乐吗?”

 

不等张佳乐回话,黄少天又自顾自的念叨了一句“在做梦吧?”,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

 

张佳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伸手捏住了黄少天的鼻子,“别做梦了小懒虫,十二点半了,该起床了。”

 

呼吸受到阻碍,黄少天再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却是激动地一个扑腾,坐起身子凑到张佳乐眼前,被睡乱的短发一束束范翘起来,“乐乐!!你真的来了!我刚刚都梦到你了!”

 

“好好好,快起床吧,一会一起去吃午饭了。”无奈的笑了笑,张佳乐顺了顺黄少天耳边的头发,站起身让黄少天起床。

 

“好!!!”黄少天欢快的应了声,蹦蹦跳跳的去卫生间洗漱了。

 

——

 

“对了,少天。”在餐厅坐定,点单的间隙,张佳乐若无其事的问黄少天,“能给我解释下吗?”

 

“?”黄少天一懵,“解释什么?”似乎感到了一丝危机感,阳光的笑容有些微妙的僵硬。

 

“为什么你直到凌晨三点半还在发动态?你昨晚到底几点睡的?我记得12点你就和我说晚安了吧?”

 

“我......啊哈哈哈哈.......一不小心.......看的太入迷了没注意时间......”黄少天眼神瞬间飘忽起来,连反翘起的头发似乎都心虚的乱颤。

 

张佳乐眼神一凛,“看什么了这么入迷?分享一下?”

 

“这个嘛.......”黄少天干笑,“你确定?”

 

“什么东西这么见不得人?确定。”张佳乐挑眉。

 

黄少天放下手里的菜单,拿起手机,操作了几下,调出一个文章的页面,递给张佳乐,“哎,先说好,看完你别怪我。”

 

“哦?”张佳乐尾音上扬,接过手机,映入眼帘的加粗标题却让张佳乐瞬间失去理智。

 

【黄乐R18】我就是要昭告天下,张佳乐是我剑圣黄少天的!

 

“黄!少!天!”张佳乐把手机重重拍在桌子上,“你脑袋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玩意???人如其姓吗???”

 

还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人写一个还在青训营的小鬼头和我的黄文???现在的同人文作者太太都那么闲的吗???就算我的确是零,也的确和黄少天在交往,也不想这样被脑补啊!!!

 

而且我才20!!!我还是个处啊!!!我snsxnbxhwuxyb

 

张佳乐的内心宛如跑过了千万只被迫吃秋葵的黄少天。

 

“哎呦怎么会啦,再说到今天我已经成年了呀,看看这种东西又没什么关系。再说,这也是我对于未来和你的甜蜜生活的一种美好向往啊!!对了,说到这件事,乐乐,我的生日礼物呢??”黄少天连忙说道。理直气壮的说辞,每一个字都企图让张佳乐接受这件事。说到最后,甚至还向张佳乐伸了伸手。

 

张佳乐邪魅一笑,当然,是被气笑的,“行,你说的都对,黄有理。礼物呢,你别急,等到晚上再给你。现在——”张佳乐把黄少天的手机拍到他伸来的手上,“吃!饭!”随即继续气呼呼的看菜单了。

 

黄少天:哎呀,不好,好像有点点玩脱了。

 

但是,生日礼物到底是什么啊?乐乐的说法太让人着急了吧!!

 

又紧张又激动的黄少天暗搓搓的开始妄想张佳乐准备的生日礼物。一通瞎想,黄少天总感觉自己的猜测不对。郁闷了一会,一个大胆的想法窜进了黄少天的脑海:

 

该不会乐乐要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我吧?!

 

这么想着的黄少天,瞟了一眼认真翻菜单的张佳乐,开始脑补张佳乐送礼物的场景。

 

“少天你看好了吗......你干什么笑的这么恶心。”选完想吃的餐点,张佳乐抬头想叫服务员,却被笑的一脸荡漾的某人惊到了。

 

“咳咳咳,没什么。”黄少天及时回神,收敛起过于毁形象的笑颜,“可以点单了吗?”

 

“嗯,我刚刚叫服务员了。”张佳乐点点头,却没把黄少天刚刚的不正常放在心上。

 

这小鬼头日常抽风,他早就习惯了。

 

——

 

黄少天陪着张佳乐逛了一下午的街,各式小吃挨个儿吃了遍,商场挨个儿走了遍,走得黄少天晕头转向,然后晕晕乎乎的被张佳乐拉到了某酒店内。

 

身上挂着十来个袋子的黄少天在房间门打开的瞬间扑倒在了铺了柔软地毯的地上,一边叫唤着累一边把一个个袋子挨个摆好,“我说乐乐,你这都第几次来了,怎么还要带这么多东西啊!”

 

张佳乐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扔给黄少天,一边给自己泡速溶奶茶一边絮絮叨叨,

“想开点,烦烦,就当体育运动呗。你看你天天熬夜打游戏,睡到自然醒,微信运动天天争当倒数第一。人家18岁的少年都在阳光底下整天整天打篮球,而你跟着我走了几个小时就扑街,你以后可咋整?”

 

“说的好像你经常锻炼身体一样,咱俩彼此彼此好吧,谁不是天天打游戏一打一整天啊,倒不如说这是我们的常态,不这样都能说是不正常了。还有,那些能打一天篮球的高中男生陪女朋友和老妈逛街的耐久指不定是不是比我还短。再说了,不出门我也很能锻炼身体好吧!只要你愿意陪我!”黄少天扑腾起身痛饮一口冰阔落,满血复活一般的对着张佳乐说道。

 

“嚯,行啊,陪你是吧,上床躺好。”搅拌了两下手里的奶茶,张佳乐挑了挑眉,正儿八经的放下杯子对黄少天下指令。

 

黄少天一个战术翻滚,从地上蹦跶到床上,刚刚翻身躺好,就感觉到下半身多了一份重量,还没来得及进行过激发言,就听到张佳乐冷冰冰的声音,“来,仰卧起坐,腿我给你压好了,保底50个,加油。”

 

“......乐乐你过分!!!我跟你说,我黄少天就是死外边,从这个床上滚下去,都不会做一个仰卧起坐的!!!!”黄少天义愤填膺,坚定不移,光听语气甚至让人以为他在谴责丧心病狂的连环杀人犯。

 

然而张佳乐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黄少天语气转了一百八十度。

 

“做完有奖励哦——”

 

“好嘞!!!”

 

——

 

“44,45,46,47,48......”张佳乐盘着腿坐在黄少天腿上,用机械的语调数着数,“加油啊巴扎黑,还有两个了。”

 

“唔做不动了......”黄少天躺在床铺上气喘吁吁的望着天花板。

 

“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虚。一般高中生一分钟五十个的好吗......哎,起来啊!!!”张佳乐叹口气伸出手把黄少天拉起来再放回去,再拉起来再放回去。

 

“49,50!!!”黄少天嘶吼出最后一个数,倒下去还没喘几口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起了身,一把抱住张佳乐。

 

张佳乐被抱的懵了一下,“?咋的?你还有力气啊?”

 

“没了没了。”黄少天连声否认,脑袋一偏,狠狠亲了一口张佳乐。

 

张佳乐又懵了一下。

 

黄少天像个吃了糖的小孩子一样嘻嘻一笑,发表了自己的感想,“真香!!!”

 

张佳乐想给黄少天翻个大白眼,但是看到眼前红着脸喘气的少年,却莫名的放弃了。

 

18岁的少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备受瞩目的少年,天赋异禀的少年。

 

他喜欢的少年,此时正把他抱在怀里,望着他的眼睛熠熠生辉。

 

张佳乐耸耸肩,似乎认栽了一般。

 

黄少天感觉到自己脑后被施加了一股力道,让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脑袋。

 

不到一秒过后,他感觉嘴唇的位置被某种柔软贴住了,几乎同时,一只微凉的手遮住了他的眼睛,视野被黑暗覆盖让感觉愈发清晰。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连耳朵尖都红了起来,收回了手捏了捏人的耳垂,双手环上黄少天的脖子,旋即大胆的伸出了舌头。

 

黄少天像是如梦初醒般动作起来,收紧双臂把人紧紧抱在怀里,舌尖与对方紧密纠缠。当他回过神睁开眼,张佳乐的腿已经夹在了他的腰身上,两人的距离近的约等于零。

 

黄少天紧紧盯着眼前红着脸还在逞强般微笑着的人,手从人背上下滑到臀位,小心翼翼的问道,“可以......吗?”

 

张佳乐觉得真是白瞎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的主动,“你是笨蛋吗!”

 

黄少天一瞬间因为莫名被骂感到了委屈,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自己真该死的是个笨蛋。倾身再次吻住近在咫尺的心上人,彻底沦陷在情欲里的前一秒,张佳乐只有一个想法——

 

成人礼物,真的把自己送出去了......

 

——

 

次日。

 

悠悠醒来的张佳乐看到眼前傻笑着望着自己的黄少天,觉得自己昨天真是瞎了眼。

 

这哪里是个眼中的光芒亮到他心坎里的小少年。

 

这就是只成精的柯基犬。

 

 

多年后,黄少天和喻文州聊到了人如其名这个成语的时候,黄少天难得沉默的只是点了点头,许久才带着让人目眩神迷的笑容说,“这个词太真实了。”

 

说着这样话的黄少天心里,想的却是......

 

黄少天:真的,张佳乐是过于真实的美好了。


fin

【王乐】星辰与烟火

魔术师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杰希。”

 

王杰希应声回头,“嗯?”

 

“今晚有附近有烟花大会,去玩玩吗?”穿着浴衣的张佳乐晃着脚趴在榻榻米上看广告单,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披散着,被蹂躏的皱皱的纸上依稀可见烟花的图样。

 

“好啊。”王杰希回身继续洗碗,“难得出来旅游一次,该玩的就都玩玩吧。”

 

“对对对,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一起穿今天买的浴衣去呗。”肯定的语气,似乎笃定对方会答应他的要求。

 

“好。”果不其然,王杰希点点头就答应了,“你去把今天买的东西理一下,把浴衣找出来吧。我去洗澡了。”

 

“okok——去吧——”张佳乐悠闲的翻身坐起,挪动屁股坐到堆着购物袋的角落。

 

——

 

吊顶的电风扇慢悠悠的转着,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落地窗外的墨蓝夜空万里无云,几颗星星孤零零的闪着。一间间独栋的小房子错落有致,路灯堪堪照亮少有人通过的柏油马路。几条街外略远的地方有橙黄的灯光明灭闪烁,人们的喧闹声依稀可闻。

 

东京近郊地区的夜晚一片祥和,即使有名为祭典的活动正在举行,也平静的令人安心。

 

穿着浴衣的两人拖着木屐并肩沿着街边往喧闹处走去,木头敲打地板的啪嗒啪嗒声清晰可闻。张佳乐仰头沉默的数着星星,棕红的发丝被风吹拂得微微扬起。

 

王杰希从印着白色花纹的深绿布料的袖口里拿出一把折扇,抖抖手打开扇子慢慢悠悠的扇起了风。似乎连扇风的角度都考虑过了,刚好能给张佳乐也带到一丝凉意。

 

贴心的不像个19岁的孩子。

 

张佳乐还记得自己一年半前,19岁的时候。那是他出道第一年,天天兴奋的好像精力用不完,整天整天的训练比赛之外还能和队友们不间断的打闹嬉戏。

 

当然,现在20岁的他也仍然是这个样子。以至于明明大上王杰希16个半月,却总是被他照顾着。

 

张佳乐很喜欢这种能够明确感受到自己被重视着的感觉,但他也不会一味做个受人怜惜的小笨蛋。

 

毕竟身为年长者,能照顾的还是要照顾的。

 

——

 

两人终于溜达到祭典的时候,各个摊位上的人已经渐渐少了,空旷而适宜安静相处、观看烟花的地方人渐渐多了起来。

 

张佳乐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照,顺手发上了朋友圈,配字“和心爱的小朋友一起逛祭典/心”。

 

照片上一个个简易摊位被泛黄的灯光照亮,墨绿色的背影因着背光显得很暗,却被放在了画面偏左的构图中心。

 

若是王杰希看到了这条,肯定要反驳一句“我已经19岁了,不是小朋友了。”可惜,王杰希的手机被张佳乐放在了他们借住的房子里,起码要等到他回去之后才看得到了。

 

收起手机之前,张佳乐确认了一下时间。“11:13”的示数让张佳乐决定拉着王杰希在祭典逛上几圈。

 

捞金鱼,套圈圈,苹果糖和章鱼烧......张佳乐通过屏幕熟识的摊位充分调动了他的积极性,拉着王杰希在不大的范围里来回乱窜。一时间,暗红和墨绿的两道身影成了祭典上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分明是红色和绿色最俗的搭配,在这两个人身上却不显奇怪,甚至搭配的相得益彰。

 

“哒啦哒,哒啦啦啦哒啦啦......”张佳乐一蹦一跳的走在柏油马路上,脑袋上斜绑着一个狐狸面具,左手提着装金鱼的水袋子,右手拿着一支苹果糖慢慢啃着,一边还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王杰希走在张佳乐的左后方半步的位置,手上也拿着一支苹果糖,但却没吃几口。

 

张佳乐悄悄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11:48”的示数刚好跳成“11:49”。张佳乐把手机收回袖子里,透气的棉麻布料透出了手机屏幕的光亮,张佳乐却没有在意。

王杰希只注意到张佳乐的袖子里亮了亮,接着张佳乐便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向他。

 

“杰希。”

 

“嗯?”王杰希下意识的应声。

 

张佳乐指指路边的长椅,“累了吗,歇会吧?”短暂的停顿,张佳乐又补上了一句,“顺便等着看烟花。”

 

王杰希随意的点头应下,走到长椅侧拿着纸巾擦了擦座椅处才坐在了左侧。

 

张佳乐啃下最后一口苹果糖,随手把竹签插在了路边的草地上,贴着王杰希坐下。放松的翘上了二郎腿,转悠着手里装着金鱼的袋子一言不发。

王杰希仰头注视着夜空,放弃玩鱼的张佳乐转头想和王杰希说些什么,却在看见他的脸的时候突然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的眼睛天生是大小眼,从小到大不知道因此被或惋惜或嘲讽的针对过好多次。嘲讽不必提,惋惜则是因为王杰希的脸部轮廓与其他五官都生的十分好看,偏偏眼睛的瑕疵最大。

 

张佳乐也数次如此感叹过,此时却突然后悔起来。

 

许是因为周围的昏暗,那双眼睛明亮的动人,似乎漫天的万千星辰都落到他的眼睛里去了,所以天空中才不再有那么多星星。

 

这哪里是瑕疵,明明就是画龙人才能点出的睛。

 

对着王杰希的侧脸愣了好一会,直到王杰希偏头疑惑的看向他,张佳乐才回了神。

 

“怎么了?”

 

“咳,嗯,没事。就是在想烟火怎么还没开始。”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响,一朵玫红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开。

 

两人连忙抬头望向夜空,目不转睛的盯着天空中绽开一朵朵烟花,接着在转瞬间消失。

 

“2,3,4,5......”张佳乐心里默默的数着数。

 

王杰希不由得想到身边的人。他首创的游戏打法就像这片不断被烟花照亮的夜空一样绚烂。

 

宛如百朵烟花交相辉映的景色,名副其实的百花光影。

 

——

 

“93,94,95,96......”张佳乐依然暗自数着。然而就在数到“97”的时候,张佳乐站起了身。

 

王杰希的目光转到张佳乐身上。

 

“杰希。”张佳乐唤了王杰希一声。

 

第97朵烟花,明亮的浅粉色,就像百花缭乱的发色。

 

王杰希安静的看着张佳乐。

 

第98朵烟花,明亮的浅蓝色,就像王不留行的发色。

 

“生日快乐。”张佳乐微笑着说道。

 

第99朵烟花,明亮的翠绿色,在空中形成了“Happy Birthday!”的字样。

 

“还有,”张佳乐顿了顿,“我爱你。”

 

第100朵烟花,明亮的玫红色,和第一朵一样的颜色,在空中勾勒出一朵美丽的花朵。

fin

张佳乐的平安夜

(1) http://rimonrimonri.lofter.com/post/26027e_11ebb2b2

(2) http://rimonrimonri.lofter.com/post/26027e_11f11d3b

(3) http://rimonrimonri.lofter.com/post/26027e_11f92cf5

通知一下 平安夜已经补完了

大概补了三千五百字

(原来好像也就四千字)

把原来的页面改了一下

补上了后面的内容

上面就是链接